001

90后、女明星、美丽、癌症、早逝……当诸多标签贴在徐婷身上,她以悲剧的方式闯入公众视野。

她一直在爱别人,却从未爱过自己!

她用短暂的一生完美诠释了孝,却忘记了好好爱自己!……

当大众媒体以常见的悲情手法来聚焦这个让人惋惜的女孩,业内对于此事的探讨则回归到事件的原点,围绕着疾病、治疗手段、患者选择、中医等问题,徐婷的离去衍生出许多业内公关话题。

不是不当治疗而是没有治疗

是什么让一个花季少女这样快速离去?是疾病本身的残酷?还是治疗手段的不当?拔火罐、针灸、放血疗法……徐婷的离去让舆论场上指责中医的声音甚嚣尘上。对于这样的论调,诸多业内人士也发出了反对的声音。

急诊科女超人于莺则 发文呼吁媒体不要刻意去用耸人听闻的标题去报导

女演员徐婷去世,又引发了网上中西医大战。说句心里话,她和魏泽西一样,是死于恶性肿瘤,如果现代医学确定没有治疗方法,病人选择中医,这时候你去科普去讲道理,说中医无效不要相信,是不会有人听的。中医目前无法用科学来验证,用科学来证实中药中的有效成分的案例也屈指可数,中医本身是哲学体系和经验积累。问题在于,当癌症晚期患者选择自己相信的一套哲学体系或经验积累来依靠时,早己脱离了实际的治病效应。说得再直白些,愿意信的你拦不住,坚决不信的你说服不了,但是,媒体尤其是医学媒体,在没有确切证据证实针灸和拔罐加速了她的死亡(也很难证实,因为缺乏相应的研究,或许病理生理学方面可以说明问题)

燕达陆道培医院副院长、国际淋巴瘤骨髓瘤中心主任陆佩华认为,徐婷的过早离去,除了疾病本身之外,源于对于结局的悲观,对于化疗的误读,错误的认知让她选择了错误的治疗方式,最终延误了病情错过了最佳治疗节点。

“从目前媒体曝光的治疗来看,她患的可能是T淋巴母细胞性淋巴瘤,这种病发病急病情凶险,必须尽早尽快采取科学正确的治疗手段。化疗等西医疗法是治疗淋巴瘤主要手段,中医可以是辅助的,但很可惜她选择所谓的疗法如刮痧,放血,拔火罐根本不是治疗的手段,我甚至觉得她不是不当治疗而是没有治疗。”

作为恶性肿瘤的一种,血液类肿瘤包括很多种,其中较为公众熟知的则为白血病与淋巴癌。与其它实体肿瘤相比,一些血液病肿瘤的疗效取得很大进步,患者的生存预期得到极大改善。

不是没有机会,是徐婷错过了机会,这让人很痛心。随着化疗、靶向疗法、免疫疗法的发展,淋巴瘤的治疗效果有很大改进。大多数霍奇金淋巴瘤已经可以治愈。各种非霍奇金淋巴瘤预后差异较大,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病人可以治愈

化疗没错,错的是被误读

出于对化疗的恐惧,发病之初,徐婷放弃了化疗。她曾微博里写道:那么痛苦,被折磨得面目全非最后还会人财两空。

徐婷起初放弃了化疗,等于放弃了生的希望,认知与偏见关上了生之门。

知名公众人物李开复曾罹患淋巴瘤,后接受正确治疗康复。李开复曾在微博分享抗癌心得,指出对于肿瘤的相关误区。

“罹癌后,看到很多网友留言,十分感动,但也不免感到大众对癌症有不少误解,如:癌症是绝症,不可能治愈。虽然有些癌症很猛烈,但是很多癌症是慢性的或是可切除的,若能经过医疗控制,之后五年不复发,则终身不发的可能是很大的。医治癌症一定是天价。治疗确实不便宜,可能让这个观点被夸张了。我使用的化疗和标靶药物共自费六万多人民币,供大家参考。化疗一定掉头发。”

不知道徐婷生前是否看到李开复的“心得”。对于疾病治疗预期的过度悲观,对于化疗的排斥,让徐婷一步一步沿着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,当她无力继续前行时,回头已没有机会。

“化疗是治疗肿瘤的重要手段,对于化疗副作用的放大让公众对化疗产生很大的恐惧。化疗没错,错的是被误读,相较于副作用,化疗是延长患者生命甚至根治的有效方法之一。”陆佩华主任说。

尽最大努力让患者选择对的治疗

治与不治结局不一样,如何治疗结局更不一样。陆佩华主任对于这句话有着更深的体会。

“患者不是医生,他很可能受到很多不正确、不科学信息的影响,在治疗方案的选择上容易误入歧途。作为医生,我们不忍心看着他们向错误的方向走去,尽最大努力让患者选择对的治疗应该是医生的责任。

多花点时间,多有点耐心,多注意沟通方式方法……面对被肿瘤纠缠的患者,作为肿瘤医生要尽可能把他们往正确的方向带领。

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患者手里,我们尊重患者的选择。

做出正确的选择会拥有不一样的结果。”陆佩华主任表示。

徐婷没能挺住,在离她26岁生日还有26天的时候。徐婷,她是可爱的女孩,也是“不听话”的患者。当她以这种方式转身离去,留给业内的除了叹息与惋惜,更应该有的是对于肿瘤治疗领域的思考。

新一天的早上,肿瘤医院依旧是人头攒动,各式写满着神奇古怪疗法的宣传单子让人眩晕。另辟蹊径的他们有时找到的不是生路,迷途知返却早已无路可回。

文章摘自:“医师网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