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陆道培医院的各个病区,每个患者的医路历程都可以写成一本书,今天带给大家的是来自太原的小患者赵沄畅爸爸的故事。

0)DZ_ODZ`$SK3FW8U~QRV5Q

    我叫赵宏伟,今年43岁,38岁时有的我姑娘,给孩子起名叫畅畅,每天看着姑娘像花儿一样成长,我觉得自个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2015年春节期间,在我们老家,小孩连续几天出现低烧,还说自个儿腿疼。我和她妈妈就带着她去了集团公司下属的一家医院,儿科大夫说,腿疼你挂骨科啊!来儿科干嘛?我们就带着孩子到骨科拍了片子,医生看了看说,没事儿,可能是发育得快,缺钙引起的腿疼。打了几针,烧也退了。当时正忙着过年嘛,小孩子的事情就没太放在心上。等过完年,还没出正月,孩子又再次出现发烧,眼睛肿,手臂上出现小红点,腿疼得走路都一拐一拐的。我们又带着孩子来到省儿童医院,儿科的大夫给孩子做了一个血常规,拿着化验单对我们说,孩子有可能得了不好的病,让我们赶紧去大医院或者血液病专科医院看看。

    我压根儿就没往“白血病”这块想,当时咱也不懂啊!放到今天,持续发烧、腿疼、眼睛肿胀、有出血点…….这都是典型的白血病早期的症状,我一眼就能判断。到了天津的医院,抽了好几管血,做了各种化验,最后,医生跟我说,你的孩子确诊为白血病。

 599573983679898669

    我当时就蒙了。看着花儿一样的姑娘,嚎啕大哭——我被各地病友评为最爱哭的爸爸——老天爷为何如此不公,这么好的孩子难道就要离我而去了?不行!当时我就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都要救我姑娘。我姑娘刚得病那会儿,我每次看到别人家的孩子——那些健康的孩子,我就停住脚步,想:“这孩子咋这么健康?”;还有就是见到那些老人家,我也停下来,想:“怎么就能活这么大岁数?”孩子没得病之前,我看过一篇文章,一个父亲给即将出嫁的女儿写了一封信,那篇文章让我感动得落泪了。自己的姑娘养这么大,一下子去了别人家,确实我也舍不得。但是,孩子得病以后,我就想,要是有朝一日,能看到我的姑娘穿着婚纱出嫁,那是多么幸运的事啊!

    白血病,这病很严重,这病可以治,这病需要钱。说到钱,岔开一句,在孩子生病的这几年间,我拜访过所有能找到的政府机构、基金会、儿童公益救助组织,呼吁社会各界关心关爱白血病家庭,寻求他们的帮助。目前来看,确实有效果,白血病家庭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的问题已经得到各级政府的重视,我们也得到了社会各界实实在在的帮助。

    再说回我姑娘的病。筹到钱孩子就开始了化疗,前前后后打了9轮化疗,中间还有两轮并发感染,各种煎熬就不说了。有一天,她妈妈说,要给孩子剃个光头。我找了借口躲出病房,过了一个多小时,估计她们给孩子弄完了,我才鼓起勇气迈进病房,当时,试了三回,我才敢正视我姑娘——她之前的头发那么黑那么好!看着孩子的光头,我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9个化疗做下来,确实有效果,血小板也上来了,白细胞也正常了。医生让我们出院,我们就高高兴兴地回到阔别数月的太原老家,心想着重归原来的幸福生活。没想到更大的打击还在后头。一个月后在当地医院复查,说病情又复发了。我不相信,独自带着孩子的骨穿涂片到医院,化验结果证明,确实复发了。我当时给孩子妈妈打电话的时候,故作镇静说让她带孩子来医院做了例行检查,没大事儿!其实当时我拿手机的手都在发抖。因为,这种病复发是风暴式的病变,再有当时我确实兜里没有多少钱了!

    无数个漫漫长夜之后,孩子的病情还是不见转机。我就带着孩子和所有的化验单、病理报告、CT片、骨穿涂片,跑到北京的各大医院去请大专家给诊断,记得有一位专家看完化验单之后,当时就跟我说,带孩子去到处玩玩吧!那个医院的血液科在11楼,我强忍着强迫自个儿到楼下再哭,可是等电梯的时间太长了,我实在忍不住了,大哭——难道我的姑娘真的就没救了?

 ~NLT21JBKY7{4ZRG090]D4K

    绝望的尽头往往就有希望。2016年4月22号,我永远记着这个日子,我们全家(包括一直陪伴我们的我的姐姐)一起来到咱们的陆道培医院。一路上,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花花草草,我回头看看躺在后座的姑娘,心里默念着: “孩子,爸爸答应你,让你每年都看到春天!”

 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