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接班是护理工作的重要环节,也是保证护理工作连续性的重要步骤,从夜班到白班,再从白班到夜班……交接的是工作,是责任,还有对患者满满的关爱。

整理输液车

    清晨,走在熟悉的道路,踏着有力的脚步,转眼间来到了6号楼电梯口,闪电般的速度按下7层。当我换好工作服,时钟刚好指向7:00,我已整装待发,开始新一天的工作。

    病房里时不时地传来孩子的哭声。我埋头整理自己的输液车,心里明白又有孩子在扎针抽血了。细小的胳膊、纤细的血管,对每一个儿科护士都是一次次挑战。难度再大,我们也要迎难而上,为了孩子能得到化验结果,还是要耐心地按照操作流程完成一次次抽血。最值得钦佩的是夜班护士一次性的穿刺成功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8:00开始集体交班,之后开始我们的床旁交接班。从夜班护士有些凌乱的头发、困倦的面容上可以看出这一夜她们又是在紧张的工作状态下度过的。现在她将接力棒传递给我——交代重点病情、注意事项、特殊用药时间、特殊护理、特殊医嘱——同时也传递着对患者的关爱。

    这时,电梯门开了,走出一个长着圆圆的脸蛋,挺着圆圆的肚子的小男孩,后边跟着他的爸爸和妈妈。每次见到他,我们都会亲切地喊出他的名字“浩浩”,接着要问:“是输液吗”?“输!”妈妈回答说。顿时我们感觉到“压力山大”了。小男孩今年5岁,移植后两年多,但是一直存在皮肤排异,全身性的红疹,很痒,还伴有少量的褪皮。长时间的药物治疗,使他的血管损伤严重,细的如线一般,常见部位的血管都已经很难用肉眼辨识。但是液体必须要输的,我们面临着又一次的挑战。

    经过反复、长时间的寻找,最后我们选择了大拇指上的一根血管,开始消毒。这时候,小男孩和他的爸爸、妈妈,6只眼睛在盯着护士手中的留置针。面对这个5岁孩子,考验着我们的技术水平和心理承受能力——进针、推针、退针、回血良好,成功。在退针后回血的一瞬间,凝固的空气好像又开始了流动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。“谢谢护士姐姐!”妈妈这一句谢谢,意味深长,是对护士技术的肯定、是对儿子的心疼、是对陆道陪医院的信任。当离开病房的时候,才发现我的后背已冒出汗珠。

    浩浩是一大早就跟随父母来到医院,所以并没有吃早饭。当爸爸看到儿子已顺利输上液体,才放心地离开,回家去做饭。抗排异的药物顺利的输入,要持续4个小时,他圆乎乎的小脸,非常懂事的等待着爸爸的到来,肚子饿得不行也不吵妈妈。我不时去查看他的液体,问他有没有不舒服,毕竟留置针的位置比较特殊,担心药物会外渗。我俯身去摸摸他的头“浩浩真乖!”,他就会顽皮地看着我笑,露出两排洁白的小牙齿。

    我继续在外面忙着我的工作。时间一转眼已经13:00了,爸爸风尘仆仆地提着饭盒来了。浩浩高兴坏了,吵着要吃饭。我问爸爸:“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把饭送过来啊”?爸爸说:“浩浩要吃饺子,包饺子比较麻烦,又要弄馅,又要弄皮”。这些孩子的饭菜对清洁度的要求是非常高的,特别是移植后的患者。香喷喷的饺子放到了浩浩的面前,他像一只小老虎一样大口大口地吃着,表情非常的满足。我走到他面前“浩浩,我也没吃饭呢,可以给我一个饺子吃吗”?我对他说,他看了看我,嘴里还有没吃完的饺子,呆萌的表情,然后把饭盒推向我,“行,可以!”他说。当时我的心真是暖暖的,他能慷慨地跟别人分享食物,小小的身体里,存在一个大大的情怀。也许他也是感受到我们真诚的关心和关爱,才有这样心与心交换的举动吧。浩浩输完液体要走了,笑盈盈的露出可爱的两排小白牙:“拜拜,护士姐姐!”

交接班

    随着夜班同事的陆续到来,我一整天紧张的工作即将结束。浩浩是我遇到的众多患者里的一个小插曲,我们平凡的工作也就是由这些小插曲编辑成的交响乐。我也将随后的治疗责任传递给下一个班次,交代重点病情、注意事项、特殊用药时间、特殊护理、特殊医嘱,同样的也传递着对患者的关爱。

    在周而复始的循环中,我们送走治愈出院的孩子,我们又迎来了新的接受治疗的孩子。患者在变,但是我们那颗关心、爱护患者的心没变,我们只有不断提高自身的业务知识和技能,才能更好地应用在临床工作,服务患者。 最后,希望所有的小患者和大患者,都能在陆道培医院医生的医治下和护理团队的护理下,早日康复。

撰稿人:籍向楠